毕业•记忆 | 范可茗:天生我材必有用

发布者:闻天明发布时间:2022-06-30浏览次数:7714


图片

个人简要介绍




范可茗

上海科技大学信息学院

电子信息工程专业2018级本科生


高中毕业学校:

浙江省宁波效实中学


毕业去向:

获得众多高校的录取函: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博士全奖

南加州大学博士全奖

康奈尔大学博士全奖

莱斯大学博士全奖

马里兰大学博士全奖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硕士

最终选择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博士全奖




启程


比起很多早在入校时就清楚规划未来的同学,我虽然在入校初选择了电子信息工程专业,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未来想要做什么。任何选择的决定都需要先了解足够多的信息,而上科大的通识教育和自由的选课体系,给我提供了许多探索的机会。


《现代生命科学导论》《生命科学热点问题讲座》等课程帮我快速扫盲,对生命科学领域的版图有了粗浅的了解;在《生物野外综合实践》这门课上,我们走进了上海辰山植物园,对动植物学有了理论和实践上的基本认识;《经济科学导论》帮助我减少了和许多经管类朋友之间的交流“代沟”;创艺学院开设的unity课程教会我制作了自己的第一个小游戏……


图片


生物野外综合实践

随着CS(计算机)方向的火热,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思考要不要也成为广大转码大军中的一员。于是我又修读了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并行计算等课程,了解到了大规模计算的加速算法,利用热门的AI技术做了一些有趣的小项目,还和队友一起实现了一个能在x86上运行的简易操作系统。


而除此之外,EE(电子)方向的半导体器件,数字电路和模拟电路,信号与系统,电磁学,FPGA等课程,又帮助我建立了一整个从物理原理到晶体管到电路到系统的体系结构。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探索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于硬件尤其是电路有浓厚的兴趣,于是尝试着走上这条道路。


然而选择电路方向并不意味着之前的其他探索都是毫无意义的。CS课程的学习帮助我了解到软件和体系结构层面的痛点和对硬件的需求。在这个学科交叉融合的时代,我惊讶地发现自以为无用的生物、化学材料等知识居然也在某一些时刻发挥了作用。过去学习的知识和培养的能力就像一张大网,各个节点在某些意想不到的时刻悄悄地连结在了一起。而这些都与上科大学科交叉的培养体系息息相关。


 视野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大一的社会实践,我们前往安徽泾县支教;大二的产业实践,我们走进了华力,AMD,沐曦等公司了解集成电路的发展现状。

社会实践


在大三时,我加入了吕宏鸣老师的医疗集成电路与微系统实验室,获得了一段可贵的流片经历。在刚进入实验室时,我还是一个看不懂文献也不会用仿真软件的小白,常常感到一头雾水。但是吕老师给了我非常多的指导,一步步带我找到科研的方向,走进科研的大门。科研的道路通常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是老师和实验室学长的鼓励支持着我一步步坚持了下来,并在其中逐渐找到了在未知领域不断探索的乐趣。


此外,上科大丰富的国际交流项目成功帮助我实现了“世界真大,我想去看看”的愿望。在大四这一年,我有幸来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学习。


图片


伯克利夕阳

加州大学伯克利是集成电路领域最顶尖的高校。我有幸走进了学校的超净室,穿着白色防护服在黄色的灯光下,体验和学习一道道工艺流程,最后生产出晶体管并进行测试。在数字电路课上,我用Verilog代码实现了一个能实现RISC-V指令集的cpu,并最终转换为电路芯片。模拟和射频电路课让我见识到了电路的复杂和魅力,在课上我认识了很多聪明而富有学术热情的研究生,让我意识到求学道路漫漫而修远,并最终决定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来进行深入探索。


在申请季结束拿到几所顶尖高校的博士全奖offer后,我有幸参加了他们的phd visit day(博士生校园参观日),与从前只在论文上见过的教授们畅谈。在此期间,我惊讶地发现有相当一部分学校的博士生和教授都听说过上科大,并对这所新兴学校给予了认可。


温度 


上科大的人文关怀从几乎无可挑剔的硬件设施上就可见一斑——舒适的寝室环境,24小时水电网,不需要抢座的宽敞图书馆……


上科大虽然没有班级,但学生会和尘音合唱团让我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招办当助管的三年时间里,这里的老师和朋友们带给我许许多多的温暖,让我找到了归属感。


我特别感谢在大学四年里认识的老师们,传授我课业知识技能,给予我科研学术道路上的建议和指导。无论是在申请季还是在疫情难熬的现在,老师们的关心令人感动,也鼓励着广大上科大的学子砥砺前行。


结语

当这一阶段尘埃落定后,蓦然回首,最大的心得就是要多与人交流。学习老师长辈们的经验,聆听学长学姐们的故事,无疑是打破信息闭塞和不对称,并降低信息熵的重要途径。


但是,每个人的道路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不必随波逐流,也不必妄自菲薄,要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会有迷茫的时候,这并不可怕,甚至很有趣,说明你对人生的各种活动都逐渐有了自己的评价标准和尺度,而它们会逼迫着你去找到存在的意义,找到真正适合自己并认为有趣的事情来做。


最后,我想把申请季有幸遇到的一位外国教授那句鼓励我很久的话送给大家,间本无错误选择之说,你终会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发光发热。”